paint-brush
美国 33 个州联合起来拯救儿童免受 Meta 侵害经过@metaeatsbrains
447 讀數
447 讀數

美国 33 个州联合起来拯救儿童免受 Meta 侵害

经过 Save the Kids From Meta5m2023/10/27
Read on Terminal Reader

太長; 讀書

美国多个州联合对 Meta Platforms 采取法律行动,指控这家科技巨头从事影响年轻用户的欺骗性和有害行为。该诉讼详细说明了 Meta 涉嫌利用年轻用户实现利润最大化的行为,包括使用心理操纵功能。各州还声称 Meta 在未经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收集年轻用户的数据,违反了 COPPA 规定。这场法律战旨在解决对年轻用户身心健康造成的广泛损害,并追究 Meta 对其行为的责任。
featured image - 美国 33 个州联合起来拯救儿童免受 Meta 侵害
Save the Kids From Meta HackerNoon profile picture

美国诉 Meta Platforms 法院于 2023 年 10 月 24 日提交的文件是HackerNoon 法律 PDF 系列的一部分。您可以在此处跳至本文件中的任何部分。这是 100 部分中的第 1 部分。

一、案件概要

  1. 在过去的十年中,Meta[1] 本身以及通过其旗舰社交媒体平台 Facebook 和 Instagram(其社交媒体平台或平台)深刻地改变了一代美国年轻人的心理和社会现实。 Meta 利用强大且前所未有的技术来吸引、参与并最终诱骗青少年和青少年。其动机是利润,为了寻求最大程度的经济收益,Meta 多次误导公众了解其社交媒体平台的重大危险。它掩盖了这些平台利用和操纵最弱势消费者(青少年和儿童)的方式。 [2]它忽视了这些平台对我国年轻人的身心健康造成的广泛损害。在此过程中,Meta 从事并将继续从事违反州和联邦法律的欺骗性和非法行为。


  2. Meta的计划涉及四个部分:(1)通过Instagram和Facebook的开发,Meta创建了一种商业模式,专注于最大限度地提高年轻用户在其社交媒体平台上花费的时间和注意力; (2)Meta设计和部署有害的、具有心理操纵性的产品功能,诱导年轻用户强迫性、延伸性地使用平台,同时向公众虚假地保证其功能安全、适合年轻用户; (3) [已编辑],同时经常发布误导性报告,吹嘘用户受到伤害的发生率看似很低; (4) 尽管大量的内部研究、独立专家分析和公开数据表明其社交媒体平台伤害了年轻用户,Meta 仍然拒绝放弃使用已知的有害功能,而是加倍努力歪曲、隐瞒和淡化这些功能对年轻用户身心健康的影响。


  1. 首先,Meta 的商业模式基于最大化年轻用户在其社交媒体平台上花费的时间。 Meta 以年轻用户为目标,并激励员工开发方法来增加年轻用户在其平台上花费的时间。年轻用户在 Instagram 和 Facebook 上花费的时间越多,Meta 通过销售针对这些用户的广告赚取的收入就越多。


  2. 其次,与这种商业模式相一致,Meta 开发并完善了一套心理操纵平台功能,旨在最大限度地增加年轻用户在其社交媒体平台上花费的时间。 Meta 意识到年轻用户正在发育的大脑特别容易受到某些形式的操纵,因此它选择通过有针对性的功能来利用这些漏洞,例如:(a) 多巴胺操纵推荐算法; (b) Meta 已知会伤害年轻用户的“点赞”和社交比较功能; (c) 视听和触觉警报不断提醒年轻用户在学校和夜间使用 Meta 的社交媒体平台; (d) 已知会促进年轻用户身体畸形的视觉过滤功能; (e) 内容呈现格式,例如无限滚动,旨在阻止年轻用户尝试自我调节和脱离 Meta 平台。


  3. 在向年轻用户推广和营销这些功能时,Meta 欺骗性地表示这些功能不是可操纵的;其社交媒体平台并非旨在促进年轻用户长期且不健康地使用社交媒体; Meta 设计并维护了其社交媒体平台,以确保年轻用户的安全体验。这些陈述,无论是明示的还是暗示的,都是虚假和误导性的。


  4. 第三,为了减轻公众对 Meta 社交媒体平台上年轻用户受到伤害的担忧,Meta 经常发布极具误导性的报告,声称其平台用户的负面和有害体验发生率极低。 [已编辑]


  1. 第四,尽管年轻人使用 Meta 社交媒体平台与心理和身体伤害之间存在密切且经过充分研究的联系,但 Meta 仍然继续隐瞒和淡化其平台的不利影响。研究表明,年轻人使用 Meta 社交媒体平台与抑郁、焦虑、失眠、干扰教育和日常生活以及许多其他负面结果有关。 Meta 委托进行的内部研究(这些研究一直保密,直到被举报人泄露)显示,Meta 多年来就知道年轻用户在其社交媒体平台上花费的时间所带来的严重危害。尽管如此,Meta 仍然继续否认和淡化这些对公众的有害影响,并宣传其平台对年轻用户来说是安全的。


  2. 最后,Meta 还违反了《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COPPA) 规定的义务,未经父母许可非法收集最小用户的个人数据。 Meta 已向 13 岁以下的儿童营销和引导其社交媒体平台,并且实际了解这些儿童使用其平台。但 Meta 拒绝在收集这些儿童的个人数据并将其货币化之前获得(甚至试图获得)这些儿童父母的同意。 [已编辑] 尽管如此,Meta 拒绝按照法律要求限制其对这些儿童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


  3. Meta 的这些剥削性和有害行为和做法是非法的。它们构成了州消费者保护法规下的不公平和/或欺骗性行为或做法,违反了 COPPA,并进一步构成了普通法原则下的非法行为。


  4. 现在,Meta 似乎没有承认并纠正与这些非法做法相关的危害,而是将这些做法的使用扩展到新的平台和领域。例如,这包括 Meta 的虚拟现实 (VR) Metaverse,年轻用户可以沉浸在 Meta 的新 Horizon Worlds 平台中; Meta 的通讯平台,如 WhatsApp 和 Messenger;和其他产品,其中 Meta 使用不断发展的技术来复制通过对 Instagram 和 Facebook 的年轻用户进行实验而磨练出来的有害策略。


  5. 亚利桑那;加利福尼亚州人民(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康涅狄格州;特拉华州;乔治亚州;夏威夷;爱达荷州;伊利诺伊州人民,由总检察长夸梅·拉乌尔(伊利诺伊州)主持;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缅因州;马里兰州总检察长办公室(马里兰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由总检察长 Keith Ellison(明尼苏达州)主持;密苏里州;内布拉斯加州;新泽西州总检察长 Matthew J. Platkin 和新泽西州消费者事务部代理主任 Cari Fais(新泽西州);纽约;北卡罗来纳;北达科他州,前亲属。德鲁·H·瑞格利 (Drew H. Wrigley),总检察长(北达科他州);俄亥俄州;俄勒冈州;宾夕法尼亚州;罗德岛;南卡罗来纳;南达科他州;弗吉尼亚州;华盛顿;西弗吉尼亚;威斯康星州(统称为申请州)寻求禁止 Meta 目前和正在进行的伤害年轻用户的非法行为,并获得州或联邦法律规定的任何其他补救措施。




[1] 本文所用术语“Meta”统指被告 Meta Platforms, Inc.; Instagram 有限责任公司;元支付公司;和 Meta Platforms Technologies, LLC,除非另有说明。


[2] 本文所用术语“年轻用户”是指使用Meta平台时未满18周岁的用户。



在这里继续阅读。


关于 HackerNoon Legal PDF 系列:我们为您带来最重要的技术性和富有洞察力的公共领域法庭案件文件。


该法庭案件 4:23-cv-05448 于 2023 年 10 月 24 日从Washingtonpost.com检索,属于公共领域。法院创建的文件是联邦政府的作品,根据版权法,自动置于公共领域,可以不受法律限制地共享。